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邱宗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回忆父亲——邱宗康

2016-05-05 14:38:3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图一(踏青赏花)

  翻检父亲留下的不多的资料,看着他的照片、读着他的书作、品着他的文章,时而心静如水;时而哽咽在喉;时而恍然有悟;时而感慨万端……白天伏案工作、夜里辗转反侧,朦胧中父亲母亲联袂而至,落座叙谈,我着连衣裙飘飘然穿梭于二老身边……好希望这是实而非梦……

  我真的常常在想,以九十七岁高龄谢世,在北方实属罕见,就算不是奇迹,也足以令人们羡慕和神往。那一天,“长安四老”天堂聚会,大概也在讨论这个话题吧?

  据说九十岁以上高龄者占中国人口的十万分之一,百岁老人是中国人口的百万分之一,尤其在这个高速度快节奏的现代社会里,时不时为英年早逝的友朋送行的确是让人惋惜和遗憾的事情。于是养生成为茶余饭后第一谈资,被国人极度重视。邱老的高寿,自然会引起人们的遐想。尽管他幼年生活环境颇好;尽管他有幸娶得一位好妻子;尽管他的儿女们尽职尽责;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外部条件,要想高寿且不仅仅年龄大还要活得有质量,那还是需要“内功”的。

  我们真不必悲悲凄凄地去悼念他,而应该怀着欣慰的心情,来纪念这位不可多得的老寿星,甚至研究一下他高寿的秘诀,对今天的生活也不无意义。

  究其所以,大体有六:

  一曰南人北相

  相书有云:南人北相、北人南相者贵。昔人之所谓“贵”,乃指当时的成功,在现在,那就是做成有益的事业了。

  父亲生在西子湖畔,自小得江南水乡滋养,家境亦安乐富足。六岁开蒙读书习字,温润儒雅之风在骨相初定时即已成型;少年时期喜爱足球,虽未成为运动健将但对强身健体不无益处;青年时期弃笔从戎,虽未枪林弹雨却也金戈铁马锤炼有加(戈为手枪,马为吉普);壮年时期移居北方,好读“左传”、喜欢饮酒、偏嗜肉类食物且饭量惊人,母亲亦是南人北相的典型、勤劳善良美丽聪颖的知识女性,颇具大家风范、还烧得一手好菜。我常调侃“吾府乃南方人的味北方人的量”,每有人羡慕邱老身体棒时,父亲常打趣地说:“喂的好!”由是养成他魁梧的体格和旺盛的精力,七十岁以后仍可骑自行车杀四门(西安城门);八十五岁时徒步硕大的机场不用轮椅、八十六岁游上海十个小时不觉得累。无论东西南北,但凡美味佳肴,无不津津乐道,既有味又有量,八十五岁高龄喜啖“东坡肉”,吃得台湾服务员瞠目结舌以为景观。直至耄耋之年,仍有旺盛的食欲,甚至到了令人忍俊不禁的地步。九十二岁身患顽疾而就医,刚从检查床上下来,衣服尚未穿好便大呼:“找地方吃点啥!”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旺盛的精力读书写字、关注学术动态、关注国际国内新鲜事物。

  兼有南方之温润与北方之雄强的特点,他轻松惬意地徜徉在青铜器铭文的研究与表现中,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图二)林下观景

  二曰丰乐厚福

  父亲晚年喜写“丰乐厚福”这样的词句,其意并非在简单的追求岁丰熟、民安乐,世人所企求的福字上,而是更沉浸于“丰其学识以欢乐度日,经年累月则厚福自至也”。他是将学问当作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查阅古书溯源追流,悟其理析其脉,日日取之就如吃饭一样,藉此补充营养以快慰身心,平和而安宁,其乐融融。心有所属则目光清澈、情有寄托则精神抖擞,读书清心写字静脑,心存学识泰然度日。此为养生之最高境界也,这种感觉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如此修炼,必得永年。焉能无寿?

  回想父亲一生,大体如是,兴之所至无所不逮,而问及有何目标,又无可不可,怀金抱朴随遇而安。嗜书如命偏爱尤加。生活稍见安定,便以读书为乐,在北京图书馆啃烧饼喝凉水的经历,是他人生一大乐事,每每提起那个自动向上喷涌可供人饮用的自来水龙头,满脸喜悦,很享受的样子。这个表情深入脑海,遂令我非常向往,曾专程往北图凭吊那份境界……

  青壮年时期是有系统地读书,每天消磨在这上面的时间,远远超过写字的时间,虽然他的学历并不高,却在专门的领域里积累了丰富的学识,并且博览群书,于字外功更是了得!

  到了晚年,因年迈出行不便,又不喜麻将之类,唯一的乐趣还是看书,此时是唯兴趣而读,家里到处都是五花八门的书籍报刊杂志。母亲去世后没了管制,买书看书更是“肆无忌惮”,我们轮流陪他,大家都熬不住了,他仍乐此不疲。因视力下降看书渐次吃力,我们劝他少看一点,他却振振有词:“不看书我干什么?”由是我也多了一项任务和乐趣:每每外出到处寻找放大镜。在那些物质相对贫乏的时代,这个愿望并不十分容易实现。直到现在我还会时不时流连于专售放大镜的柜台,看着那些国产的、进口的、各式各样的放大镜出神,忍不住买几个送给老师和前辈。

  正由于此,他的内心特别充实,大脑特别活跃,思维特别敏捷,谈吐特别流畅,每有合适的来访者,高谈阔论几小时不累,声音大得三层楼下的走廊都能听见。正所谓:胸中丘壑笔底烟云;学富五车出语不凡。而这些滔滔不绝的谈话,整理出来未尝不是好文章!可惜啊,只能遗憾了。但那种矍铄的精神、旺盛的生命力和丰富的知识学养,却可以使我们无数遍缅怀和深思。

(图三)说古道今

  三曰散淡高远

  退隐何须林下,闹市僻巷人家,北窗西墙临冬夏,炎凉且自由他。

  噌吰初破晓朱霜,落月迟迟满大荒,枕上一声残梦醒,千秋胜迹总茫茫。

  雕虫只为备雕龙,秦玉汉铜百世风,堪欣灵杰聚淮宿,喜看印坛蔚新风。

  小聚鼓楼饮艺茶,新知旧遇话桑麻,谈古说今觅雅趣,闲情一片润暮花。

  涂抹山川伴管弦,换来买米钱。任他波涛翻涌,我自绘写蚩妍。云窗画眉,犀烛课子,笑语寒暄。真格是家和邻睦,似这般日月年。

  鼓皮散叶

  云不敏,不治经史,湍喜雕虫,不辨平仄,却爱吟咏。非敢舞文弄墨附庸风雅,只是依样葫芦,嘲风弄月,但求能得于心焉可矣。今集得鱼雁留痕,酬应散絮,不过鼓皮数叶,淀浊为册。既无敝屐以何自珍?乏痂可嗜,不惧成癖,庶几于郁燥无聊之时,钩陈往事,转侧赢病之余,斑忆屐迹,如斯而已。(见插图1)

  旧尘忆张湾,风雨五十年,相逢话往事,含笑捋银颠。

  五十年前余与笑弟共事于抗日烽火中,其后烟尘风雨雁断鸿稀,而洛浦张湾旧事未尝或忘焉。辛未早夏笑弟兄妹联袂北来,皓首重逢,互捋银颠,此为青年时所未曾想及者。爰缀句以纪。其后又四载,当年与共放骑邙麓、曜足洛滨之方妹竟弃我辈先我而逝,录此句时不禁泪涟。悲夫……

  他的诗或抒写心情,或描述景色,悠闲洒脱中总有几分文化人的自嘲自解,而更多的是开朗达观。

  他的长篇提跋,文白参半,语辞精彩,曲径通幽,峰回路转。

  他曾自刻一枚印章,曰:“马厂酒徒”,怀念壮年时期逢酒必饮每饮必醉的经历。晚年喝得少了,却自持此印时常把玩,不慎在一次笔会中遗失,后还专为补刻一枚。

  他有一个日用的小本子,封面上是一只猫卧在一个鱼形的篮子里,他在旁边写了一段话:“小猫卧鱼篮,憨态可掬,作者之匠心可取,猫喜鱼,若我喜篆书,若我得卧于篆窟,喜耶?惧耶?”

  他拒绝一切补品,也不刻意锻炼。他的习惯是听身体的,想睡就睡,不想睡就读书看报,无论早晚,不计钟点。

  他爱好书篆,绝无叶公好龙之嫌,而是那种嵌入生命的喜爱,能够写字,便得其所,写得兴致勃勃,就活得神采奕奕。于此我有铭心刻骨的体会。我曾预感,哪一天他不能写字了,生命就要结束了。果不其然。

  无论窗外何等喧嚣,何等绚丽,他只管喝他的酒、看他的书、作他的诗、写他的字、想他关注的东西、做他想做的事。很多老人只是活着,而他是在生活,活得尽兴,活得潇洒,活得有滋有味,活得无挂无牵。

(图四)城边野趣

  四曰与时俱进

  一次闲聊中,他突然郑重其事地发问:“什么是英特网?”大家都笑了。我的兄弟们可谓这方面的大半个专家,于是给他详细解释并鼓动他买电脑,他听得很认真,听完摇摇头不无遗憾地说:老了,玩不了了。过几天看见笔记本电脑,又兴致勃勃地和小孙子讨论起来,(见插图2)当时他已经年过九十又有病在身,否则他真会去学习这些超现代的工具并且马上为己所用。

  时代的发展让人应接不暇,书法艺术也受到空前挑战,各种材质各种形式层出不穷,许多青壮年无奈之下都固守着以往的模式,不思进取地选择放弃,而年迈的邱老却总是关心时代前沿的东西,热心于思考和参与。对那些引发争议的作品,他总是能肯定其中存在的闪光点,然后才剔除不足;有时对一件新事物不做评论,过了几天突然提起就有了他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的见解;看见那些具有现代意识的无论雕塑美术包括广告插图,他都津津有味地评价一番,然后长嘘一口气:看得不错!

  父亲的这些意识,也贯穿在他的书法创作中,从不固守那些循规蹈矩的“法则”,也不拘泥于那些所谓经典的“型制”,用他的话说:古人的规矩也不是现成的,一种方法被人们喜爱,长此以往约定俗成就会成为一种模式,用这种模式把自己熟悉的某种书体的文字装进去,看似创作其实是抄袭,每次如此有什么意思呢?不仅如此,他把重复书写自撰的诗词也谓之“炒剩饭”,言下之意毫无兴致可言。

  他用传统的金木水火土为命题,为常州建苑书写庭院雕塑和巨型景观柱;他因地制宜为各类场所书写各种形式各种材质的书法作品;他为仓颉庙撰词并书写长篇巨制;他为我们制作的彩石书画题书作跋,并兴致勃勃地尝试用新材料进行创作;时刻想到如何让远古的金文艺术更好地展现在现代的居室和亭台楼阁,他在日常书写中更是不拘什么纸什么尺寸,手从心境有感而发,信手拈来下笔生花,那种自由状态,实在令人羡煞!

  一个美的、成熟的书法艺术形式,她所起的作用是在一个二维的空间中,将各种艺术元素通过组织配合,建立一个新的秩序,这种秩序是从灵魂深处的希冀出发,经过一个复杂的完成过程,将其物化为外在的表现形式和方法,是从多维的思考凝练为二维的平面构成,并以中国文字作为载体来完成的。展现给观众的作品要做到能够激发观者心灵中的审美积淀,并引导或强化观者感悟出更深层次的审美节奏与生命真谛。

  这样的过程,才称得上是艺术创作,由此而产生的艺术作品,才能够和时代同步,才能成为经典而被纳入传统的长河奔流不息,才能成为可以扣上传统锁链的一个崭新的环。

  关注时代各种信息,建立属于个人的构成方式,培养自己的形式语言,抛开杂念沉浸在忘我的创作中,他真正做到了与时俱进。

(图五)亲情无间

  五曰诙谐幽默

  厨下煎炒烹炸,日影移过窗纱,顽童归来绕膝胯,周末笑语喧哗。

  好美食,善烹调是邱府的特点。我们都随母亲,钻研厨艺不断翻新互通有无以为乐事,人人会做,个个会吃。“槽头兴旺”是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调侃,且每每吃得高兴便谈古论今,搜罗一些应景的诗文词句,看谁对得快。此时是父亲最惬意和最开心的时刻,随机应变妙语连珠,餐后又往往会用“路断人稀、猫狗伤心”来形容风卷残云后的杯盘狼藉……

  有朋不屑:“你们家就是吃得好。”我也不屑:“难道吃得好有错吗?”矣后那位鄙视饕餮的仁兄六十多岁即撒手人寰,可见饮食之于健康何等重要!民以食为天,古训有之。

  我们家一直继承南方人除夕之夜吃大餐的传统。每逢春节前,准备年夜饭是一项特别隆重的环节,往往都要列出菜单,逐一完成。父亲是从不参与劳动的,看着我们热火朝天地忙碌,兴之所至为我们兄妹姐弟四人封官:尚厨寺卿宗安;鼎鼐尚书宗平;殿堂仆射宗康;威和将军宗明。因问:“仆射是个什么官?”笑答:“大总管”。当然啦,在我家过年,我自然是“康府殿堂”的第一劳力了,可谓准确!(见插图3)老爷子给自己封了“浑世大帝”,浑世谐音——混食。他倒挺会给自己找位置,生活中也常笑称自己以转食诸侯为乐,我们便是他的诸侯,他自己就是当然的皇帝了。

  第三代长大了也来参与春节家宴,不仅下厨还用电脑设计出华丽的菜单(见插图4),时代进步嘛。虽然依旧笑语满堂,但那种云泽式的风趣幽默、别出心裁的舔犊情深和那种叹为观止的掉书袋本事,却只能在回忆中重现了……

  父亲到儿女家小住,每每大小行李十四五件,我们戏称为皇上出巡,他却不以为然:或许要用呢?再回去拿岂不麻烦?

  文史馆端阳节聚会,钓鱼为乐,父亲一无所获遂打油一首……非我无钓技,鱼命未到头……

  费秉勋先生曾有《忆邱老》一文,写得声情并茂,其中一段摘录如下:

  性情豁达的吴三大先生与我谈草书谈得高兴,给我写了一幅三丈六尺长的长卷,我非常珍视,想让邱老题写个标题。当时我有幸忝为西安文史馆员,这便给我实施这个想法带来方便。记得那时文史馆旧馆址还在菊花园,有一次馆里举办一个小型学术活动,好像是李滋轩先生谈刻印,邱老也参加了,我特意坐在他的旁边。当时邱老的白内障还未动手术,视力已经不济,加上耳朵又基本失聪,对话已无法进行。会前我给他找了一支笔,一个文史馆的旧信封,我也拿了一支笔一片纸,和他笔谈起来。我先在纸上写了请他书写吴三大长幅书法题头的事;他即信手写道:“兄有命何敢辞,请略待三五日即当奉命。”并翻过纸在另一面写了他的电话、详细地址及找他的办法:“东郊经二路爱民西路33号1单元309室,问公安家属院入口第一幢即是,一单元三楼九号。”烦劳邱老我自感唐突,因为拜访他已好几年,怕他忘了我,我便找到一个不至唐突的理由写道:“我和邱宗康认识。”他拿起另一片纸大大写了几个字:“我也和她认识!”写完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见插图5)

  父亲九十五岁那年的春节,在我工作室的案头为我写了“康永”二字,题跋:“宗康笔墨留香永年。”(见插图6)

  借家父吉言,亦当自励也。

  正是这种达观幽默的天性或者说是由于生活的经历和学识的积累形成了他乐天派的长寿基础。

(图六)周末闲游

  六曰大智若愚

  外智而内愚,实愚也;外愚而内智,大智也。

  外智者工于心计惯于矫饰,精明干练常好张扬;内智者外为糊涂之状,事事算大不算小,达观大度不拘小节。

  智愚之别,实为内外之别,虚实之分。

  民间俚语:扮猪吃老虎。

  文革初期,我才十四五岁,每到周日才有可能被允许进“牛棚”为父亲送衣送饭。未见父亲面先睹“造反派”嘴脸,有时还受到冷遇和刁难,我的人生和性格都因此而遭受到摧残性的影响。每每想起总是耿耿于怀。文革后陪父亲往单位行走碰到那些人绝不搭理,见他仍以笑脸相待亲切交谈,心中甚是不快,他却说:他们也是受害者,实在不必计较。后来听说有位造反派头头早早去见马克思了,而父亲却精神矍铄地参加各种活动,始悟人生早已命定,颐指气使不知天高地厚终会良心发现而受到折磨。由是后来遇到不和睦的人,仍以礼相待,对那些曾经给生命带来致命打击的人,亦以德报怨,结果发现真真上天有眼!回忆起父亲当时的表情,才如梦方醒,得“道”之人遑论区区!

  生在陕西喝秦岭之水长大的我,自小喜欢辛弃疾慷慨悲歌气壮山河的诗词,仰慕英雄,追求气节,见父亲对什么人都低调谦和,常常不屑,谓之装糊涂,他却说:干嘛要讲那么清楚,心里明白就行了。许多看似必须认真的事,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带过。回想起来醍醐灌顶!皆因他看透看淡才有此过人之见识与胸襟,缺少智慧的人才斤斤计较于一草一叶细节微末而令大局受限!无论是生命还是艺术,格局之大小决定了时间之长短与成就之高下!中国文化历来颂扬衰年变法大器晚成,人书俱老炉火纯青。如果六十岁即步履艰难、七十岁便心抖手颤,执笔已是勉强,如何能赋学养于翰墨,聚激情于豪端,集人生经验为瑰宝,率胸中雄兵百万,挥洒烟云吞吐大荒!若六十岁夭折就没有齐白石;八十岁谢世就没有长安四老,七十五岁至九十岁才是父亲的创作高峰,也是变法和成熟期。老子曾说:“恬淡为上,胜而不美。”佛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大智若愚之人,必具有宽容之心,宽容之心必具有平和之态。不限于眼前得失,追求那种长远而宽阔的境界。心无杂念,凝神安适,看似平淡,实则高深。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强者求己的心态注定了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智者辉煌的艺术成就和不平凡的人生!

  肉体终究要走向坟墓,但精神乃至由精神之力所产生的艺术作品,却可以在人生舞台上立于不败之地,让后人瞻仰、倾慕、学习、继承,这种生命,当是最具长寿之生命。

  这本作品集收录了父亲七十余幅作品,序言也是自传体散文,都是未曾面世的。特按年龄先后排序,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特征和意境,不仅饱览金文书法之美轮美奂,亦可见生命之饱满喷薄和渐次浓缩之态,此为自然规律,不能违背亦不必唏嘘。

  2014年3月15日,农历甲午年二月十五,父亲百岁诞辰之际,是为记。

碧禅于长安梧桐轩

 

  邱星先生作品

雕而不器贞干谁则

户庭无尘杂 虚室有余闲

破壁群龙舞

临池五凤飞

龙翔凤舞 虎啸鹰扬

国泰民安

花香笔砚边

录旧作车过秦岭

鸟道高原去人烟小径通

周原宝古典则其章赓文绪史书道恒昌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邱宗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