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邱宗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鼎彝精神,汉唐气象

2016-03-28 16:21: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曙光
A-A+

  壬辰秋日,余游长安,居终南山,得识碧禅。观其书作,气象之伟岸,韵致之高古,实摄人心魄,海内罕见。癸巳春,碧禅访燕园,相晤数日,朝夕茶叙,遂对其人格书品体悟益深。

  夫艺术大家之成长,必仰赖诸要素之合力,撮其要者有五:

  一曰功。功者,功夫也,毅力也。碧禅醉心篆籀凡三十余载,朝斯夕斯,兀兀穷年,锲而不舍,其毅力诚可钦敬。可染先生有言,“以最大之功力打进去,以最大之勇气打出来”。书法艺术博大精深,舍苦学难臻大成。

  二曰才。才者,才华也,才情也。有功力而无才华,仅可得小成,难为开宗立派之大家。碧禅幼承庭训,其父邱星先生乃金文书法一代宗匠,父辈之教诲熏染,使其眼界襟抱自少年时便卓然不群。碧禅居士能诗能画,才华横溢,又极富生活情趣,平素莳蔬植藤养花观鱼,才情毕具,滋养身心,其书作遂风格独特,极富文人气息。

  三曰胆。胆者,胆略也,勇气也。艺术家无胆魄,徒知循规蹈矩、摹写前贤,则必死于古人笔下。观碧禅之金文书作,其传统功底自不待言,更可贵者,在于其能跳出古人藩篱,自出机杼,与古为新,达到传统功底与时代风貌之完美融汇,其创新之功诚可嘉也。如白石老人所言之“胆敢独造”。今之金文书家,徒知古人范本,动辄曰缶庐沂孙石如之谦,摹写一世,亦难立自家之面目,悲哉!

  四曰养。养者,学养也,修养也。习书道者,若无丰赡之学养,无人文之修养,则其书必无境界,其格调必落下乘。无学养则流为书匠,非书家也。碧禅潜心金文研究三十年,于古文字学颇有心得,并有《大篆书艺散论》之学术专着付梓,对于古文字之流变研索甚深,又旁涉诗歌绘画与中西古典文学,故其金文书法之格调远迈时贤,良非偶然也。今之华夏书坛,书匠遍地,而具丰富人文素养与深厚学养之书家则寥若晨星,实堪忧也。

  五曰乐。乐者,乐在其中,乐而忘返也。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此语用于书道,可谓知言。碧禅数十载心无旁骛,不为外界所惑,忍耐寂寞,醉心书道,几达忘我无我之境,其动力何在哉?端在一“乐”字也。世间万事,其要在一乐,其难在一乐,其归亦在一乐也。人谓极苦,我独觉至乐,如此方能成一流之书家。

  今百幅巨作展示于北大殿堂,观者可略知碧禅书风之大概。综而观之,虽其风格多变,然皆于庄严中含灵秀,浑厚中蕴俊逸,雄强而不失婉转,风度壮美而不失洒脱。盖因其祖籍浙地,长于陕西,故能将江南之灵秀婉约与西北之苍古大气融为一体。其金文书法之结体追求朴拙自然之味,力避整齐划一,不矫揉造作,亦不虚张声势,散而能收,张而能聚,舒卷自如,一派生机,深得我商周先民质朴天真之意趣。其整体布局亦章法新颖而灵动,充满张力,字与字之间似离似合、似断似连,纵横交错,顾盼生姿,动静相生,颇契道家阴阳和合之旨。故整篇读来,散而不乱,如满天星斗入怀,琳琅珠列,生趣盎然。

  碧禅极具革新精神,于金文中常破之以洒脱之行草书,又尝试于书法中融入绘画之意趣,故觉书中有画,书画交映而生辉,从而使其金文书作整合各美学元素,颇具画面感,使观者获得丰富多元之美学享受与视觉冲击。但对于此革新尝试,碧禅又极具分寸感,以不损害金文书作浑厚苍茂之总体风貌为旨归,故古意新风相得益彰。

  伟大之艺术往往诞生于艰辛困苦,盖无苦难,则无以造就伟大之心灵。碧禅早岁历尽艰难,常居仄室,屋小若舟,大雨浸床,亦坦然处之,于风雨飘摇之时仍怡然向道,笃志为学,刻苦自励。处困厄而不移其志,超越小我,不自沦,不自失,磨其骨,励其志,动其心,忍其性,经此底层生活之淬炼,终使其心境豁达,精神刚毅,格局开阔,有大丈夫气。碧禅禀性宁静旷放,风操俊伟,盖得之于生命之丰富历练与深刻感悟也。观其金文书作之大气磅礴雄迈今古,想见其为人也!书品即人品,诚非谬哉。

  逢碧禅金文书作展开幕在即,聊叙数语,并撰诗以贺之:

醉心篆籀通古今,周鼎夏彝养精神。

堪惊石鼓风骨劲,最爱缶庐面目新。

雄强直迈毛公鼎,俊逸深藏散氏魂。

书余掷管长吟哦,思越千年诵韩文。

东来舒 旷撰于善渊堂

时在癸巳年初春

王曙光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邱宗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